一分快3

掃一掃立即申請
2020-04-29 12:47 銀行貸款編輯
  目前并沒有官方的統計數據證明,深圳已經出現了三次返鄉潮,但最近一段時間因為受到肺炎疫情的影響,再加上外貿出口受阻,部分以外貿出口為主的企業確實受到了一定的影響,甚至有些企業因為業績下滑出現了放長假或者裁員的情況,然后有部分人離開深圳的。

  比如我住深圳龍崗中心城,最近幾天上下班回家,我經常在路邊看到有些人舉著牌子招租,而且房租明顯比去年低了不少,這種情況在過去幾年是沒有見過的,說明目前深圳確實存在租客退租的情況,而且房子的空置越來越多。

  這點也可以從我認識的一些人看出來的,比我認識的幾個朋友他們是在工廠里面打工的,但是今年過完年之后,他們已經沒有來深圳了。

  而現在之所以有越來越多的人離開深圳,我覺得主要有幾個方面的原因。

  第一、受疫情影響,外貿出口下滑。

  深圳外貿出口非常發達,有很多企業都是從事外貿出口行業,而最近一段時間歐外疫情蔓延,全球出口下滑對深圳來說影響是比較大的。

  雖然目前深圳還沒有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進出口數據,但是參考全國第一季度進出口情況,預計第一季度深圳的進出口形勢并不太樂觀。

  根據國家海關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6.57萬億人民幣,同比下降6.4%,其中出口3.3萬億元,同比下降11.4%。

  而深圳作為我國出口貿易最大的一個城市,2019年外貿出口額達到1.67萬億元,外貿出口占深圳GDP的比重達到62%,在全球總體外貿形勢下滑的情況下,深圳的企業肯定會受到較大的影響。

  比如我認識幾個朋友是做跨境電商的,他們主要針對的是歐外市場,因為這段時間歐外疫情形勢嚴峻,很多國家生產活動和消費活動都大幅減少,所以跨境電商的需求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而且在疫情期間類似于亞馬遜這種平臺還禁止售賣一些商品,比如前段時間除了跟疫情有關的一些防控物品之外,其他商品是不能正常銷售的,結果導致這些跨境電商企業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而這些跨境電商產品規格都主要是針對歐外設計的,短期之內也不能轉內銷,所以導致很多企業存貨積壓出現了較大的虧損,在這種情況下確實有不少跨境電商企業出現放假甚至是裁員的情況。

  第二、產業轉移的影響。

  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深圳開始積極進行產業升級調整,逐漸把那些低端產能淘汰掉,所以過去幾年有很多深圳的工廠都搬到東莞或者中西部地區去了,目前在深圳一些工業區里面很多廠房都是空的。

  而這些工廠搬離深圳之后,肯定會造成大量的人離開深圳的,畢竟這些工廠都是一些勞動密集型企業,普通一個工廠動不動就是幾百個人上千個人,過去幾年時間,深圳已經有數萬家企業搬離。

  第三、高昂的房價和租金成本。

  深圳作為全國房價最高的城市之一,高房價對制造業的擠出效應是比較明顯的,目前深圳的房子均價已經超過5.4萬,而且最近一段時間二手房價還出現了比較快的增速。

  在高房價壓力之下,深圳的房租也是水漲船高,無論是廠房租金,普通商品房租金或者是農民房租金,過去幾年都是一路上漲,這讓大家的生產成本生活成本大幅增加。

  比如針對廠房租金這一塊,過去幾年,深圳很多地區的廠房租金都是一路水漲船高的,而且很多房東都是一年一漲,本來簽了幾年合同,但有些房東在這一過程當中看到周邊的房租漲了就單方面違約,結果導致很多企業只能無奈的搬離深圳。

  畢竟對于制造業來說,他們本身的利潤就比較低,如果房租上漲超過了他們能夠承受的臨界限,這些企業肯定會搬離,畢竟企業經營的目的是獲取利潤,而不是幫房東打工。

  也正因為租金不斷的往上漲,所以我們看到過去幾年有很多深圳企業,無論是大企業還是小企業,都開始慢慢搬離深圳,然后將生產線遷移到租金成本和土地成本更低的地方去。比如2018年深圳就有91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出現外遷情況,這些搬遷的企業工業產值占深圳規模以上工業產值的比例達到1.1%左右。

  在這些企業當中,不乏一些大家所熟知的企業,比如2014年中興通訊就將生產基地外遷到河源,2015年比亞迪在汕尾投資建設新能源汽車基地,2016年將終端轉移到東莞松山湖,此外包括歐菲光、新飛科技,海派通信等企業也將生產線搬到了江西等地方。

  這些企業的搬離帶走的不僅僅是工業產值和GDP,也會讓很多人離開深圳,比如深圳的沙井一直是外來務工人員比較集中的地方,但是最近幾年因為企業外遷沙井的外來務工人員已經明顯減少,據說過去幾年深圳沙井減少的外來人口至少達到20萬以上。

  當然除了企業廠房租金成本上升之外,對于普通務工人員來說,高昂的房價和租金也是他們離開深圳的重要原因之一,目前深圳的高房價對于普通工薪族來說是遙不可及的,很多人在深圳工作一輩子也未必能夠買下深圳一套房。

  除了房價高之外,目前深圳的房租也比較高,比如在深圳福田,羅湖,南山等一些地區,普通一個商品房兩居室就有可能需要七八千的租金,即便是在偏遠地方的農民房,一個單間也需要五六百塊錢,再加上交通生活等其他成本,光是一個月的支出就有可能占到這些務工人員一半左右的收入,所以很多人一年到頭也賺不了幾個錢。

  在這種情況下還不如回老家去找一份工作,雖然這樣工資比較低,但至少開支也比較低,算下來其實攢下的錢并不比深圳低太多,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人更愿意在離家比較近的地方找一份工作。

  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未來幾年我相信還會有越來越多的外來務工人員離開深圳,這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對于深圳來說,企業的外遷,人員的流失對經濟的發展其實是不利的,雖然很多低端制造業的遷出可以為深圳騰出更多的空間用于發展一些高端制造業和現代制造業,但從最近幾年深圳的實際發展情況來看,深圳的其他制造業也沒有見有太高的增長。

  比如下圖是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深圳第二產業投資增速情況。

  可以看出在2016年2017年的時候,深圳的第二產業投資增長還是比較快的,但是到了2019年,深圳第二產業投資同比增長卻出現負數,由此可見,企業外遷對深圳經濟的影響已經開始顯現。

  當然雖然制造業的外遷和外來務工人員的流失短期之內會對深圳經濟產生一定的影響,但從長期來說,深圳的經濟仍然會有較大的發展空間。不過對于深圳來說,想要留住制造業留住人才,那就必須控制住房價,如果任由房價上漲,大家生活成本、生產成本增加了,那就很難留住企業和人才了。

  所以如何處理好發展和房價的關系,將是未來深圳要面臨的一個關鍵問題。

另一視角

換一換

24小時熱文

熱門標簽

24小時熱文

5分快3-官网 3分快3-欢迎您 2分快3-安全购彩 1分快3-Welcome 好运快3-Home 幸运快3-一分快3 网投app-推荐 分分快3app-官网 1分快三平台-欢迎您 彩票代理-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