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3

掃一掃立即申請
2020-03-25 16:30 銀行貸款編輯
  這位委員可以稱之為意大利的吹哨人,或者是上天派來警示世人的預兆者。可惜被世俗所嘲笑,但最終表明他說的話,和提警示大家要采取的行動是完全正確的。

  他叫達羅索,意大利名字叫:Matteo dall’osso,曾經是隸屬于Movimento 5 stelle意大利五星運動政黨,但是后來又加入了意大利力量黨Forza Italia。他確實患病,自2003年以來確診為多發性硬化癥,對身體免疫功能有損害的。

  達羅索事件發生是在2月26日,那時候意大利的疫情還很不嚴重,每個人都不以為然,以為災難都不會落在意大利。他戴個口罩,他參加了議員的會議,正好借助這個全國性的舞臺,表達了他的意見和擔憂,這就是給意大利人最后的征兆啊,可惜仍然沒重視。

  在之后,意大利疫情越來越嚴重。即使如此,3月1日,北部居民還在聚集街頭,寧要自由不要口罩,反對當地疫情爆發后各項隔離封鎖措施。這就是給居民最后一次狂歡,而代價就是現在的全國封城。

  3月3日,達羅索接受了我國媒體的電話采訪,感謝經歷過疫情折磨的我國人民的支持,同時也在社交媒體中也發表了感謝。

  在之后,意大利整個疫情形勢急轉直下,目前已經不忍直視了。而政府也采取了封鎖全國所有城市的最嚴格措施,居民也被嚴令禁止外出,否則可能會被起訴。估計那些抗議的北部居民現在可能會感謝當時的政府明智之舉。

  我們就達羅索的行為和他的憤怒做個簡短的分析。人在集體里,一舉一動都是要顧及別人的反應的,也就是說要隨群,特立獨行總歸是要被人攻擊的。這是人類的從眾心理所決定的。但是吹哨人或者預言者,他本身就是脫離集體行動而揭示出未來的正確知識。

  在西方那種氛圍里,從眾文化讓他們天生覺得要無條件地少數服從多數。梁漱溟說過:“取決多數,只算聚訟不休時一個最省事的解決方法。執行起來,容易行得通而已。至于其是否當理,就不得而知。”至少在戴不戴口罩這件事情上,一旦覺得疫情不嚴重、不想壓迫自己口鼻的人占了多數,并且強烈要求少數人也摘下口罩,那還能合理得了嗎?

  西方個人本位意識是非常強的,表達欲也是顯而易見的。讓他們戴口罩、別出門,就仿佛讓他們再回到黑暗的中世紀里,他們當然不買賬了,并且還要捍衛自由呼吸的個人天生權力。但是自由就能讓病毒舉手投降嗎?武漢封城時,CNN就在指責我們“不”,殊不知隔離始終是防控傳染病的最好辦法。一時的口鼻之快和生命健康的安全相比,究竟哪個更重要?